铁血丹心

 找回密码
 我要成为铁血侠客
搜索
查看: 753|回复: 1

[原创武侠] 金庸群侠传小说《把你骗进来杀了》首章试读~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6-6 14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侠友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我要成为铁血侠客

x
第一章 首先我姓宋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大雪从夜幕中坠落,夜把它染成黑色。
         风吹过,宛如卷起一蓬棉絮,又盖在这个绝望的街巷。屋檐下两盏摇曳的大红灯笼,映着雪色,如同血色,影影绰绰。
         人们以为纯洁的雪,只是在今夜过后,才会退去黑夜与红灯赋予的颜色。
         一骑一人从雪夜中来,踏碎了寒冷。马蹄声响起,那朦胧的含混不清的天地就短暂的变得清晰几分。马蹄声落下,漆黑如墨的街巷又回归于混沌。一起一落犹如踏在不知道谁跳动的心声上。伴随着这声响的一起一落的,是一袭分明可辨的红斗篷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红灯之下一个人影突然站起身来,小跑着钻入门内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在这扇高大的屋门之后,雪落无声,灯火晦明。
         一个高大的男人腰悬铁鞭,迈着大步穿过庭院,走进一座门户大开的大堂。风雪拨撩着炉盆里的火苗,大堂里有一群沉默的人。人们坐着,站着,斜靠着柱子,抱着刀,拄着剑,喝茶,喝酒,看着门外的风雪,门里的烛火,还有人数着自己手心的掌纹。
         全都沉默着。
         高大的男人冲着坐在堂上正位的男人,无声的拱了拱手。对方同样抱拳回应,神情严肃的仿佛屋檐上的脊兽。男人又向着周围的人群,拱手致以,得到回应也只是无声的还礼。
         一个小厮突然慌张的跑了进来,“老爷,客人到了。”
         坐在正位的“老爷”皱了下眉头,他看起来确实有些老了,尽管穿着蓝黑色的缎面劲装,上面用金丝绣着猛虎。但花白的鬓角和胡子,还是看得出他的年纪。
         老爷并没有着急的回应小厮,而是先示意刚刚进屋的高大男子落座。这才向门外看去。
         空旷的庭院里,有个人不知何时,已经站在那里。孤零零的站在那里,与庭院里的那些隐匿在黑暗中的假山,腊梅,冬青,格格不入。披着一件红色的厚厚的斗篷,背后是辽阔的雪夜,肉眼永远看不真切的天空。
         老爷站起身来,走到门前,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屋檐。举起一只手,灯光下手上的那枚镶金玉扳指,翠的惊艳。“不亏是山上来的人。好胆识,让人钦佩。既然来了我府上,那就不妨先吃一碗水酒,暖暖身子。”
         小厮已经战战兢兢的捧着托盘,站在红斗篷的五步外的地方。
         可惜他只是摇了摇头。
         老爷笑了起来。“哈哈,怕酒里有毒吗?看来老夫看人怎那么准啊。”
         他还是默默无声。
“江湖险恶,你争我夺的,这是常事。既然是山上的高人,何必插手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事呢。”老爷面无表情的说着。屋内的人群,无声的走出房门,散落在院子里。倒像是一天的星斗。“我听说,吴家人用一座长庆楼,换你出手。没关系,只要今夜你退一步,长庆楼一样是你的,老夫另附赠,山庄一座,美眷十人,良田百亩,白银万两。”
         红斗篷仍然一言不发。风呼啸而过,吹着大红色的斗篷,猎猎作响。
         “就不考虑考虑?”老爷脸上挂着不甘。
“……”
“真不考虑考虑?”
“……”
“唉,那就没办法了。”老爷举起的手用力一挥,“掌灯。”
         院子里几串红灯同时挂起像迎风的旗帜一样,升到高高的灯杆的顶部。给这个院落笼罩上一层赤红色的光辉。
         人们这才看清,那个突兀的站在院子中间的红斗篷不过是个,十几岁的俊美少年。眉目清秀,神情慵懒,腰悬长剑。
         “原来是个后生,张老爷,太谨慎了吧。”之前先小厮一步走进大堂的高大男子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。大步走向少年,还是一拱手,“晋源八宝门。。。。。。”
         “我没兴趣晓得你是谁。”少年摇了摇头第一次开了口,声音清脆悦耳,只是带着淡淡湖北口音。潇湘子弟,鲜衣怒马长剑,让人不禁猜想这是不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大**。
         “后生无礼。”高大男子解下随身的铁鞭,拉开架势向少年劈头打去。
         少年不闪不避,只向前迈了半步,双手抬起,一只手架在男子持铁鞭的手腕,另一只手轻轻的按在他的胸口。
风雪乍停。
铁鞭呼啸着旋转着倒飞出去,落地时,插在张老爷面前不远处的石板上。铿锵有力。高大男子缓慢的软倒在少年脚边。激起一蓬飞雪。
         在红灯照耀下,这一切都那么清晰真切,众人只是觉得,这天气更冷了。
         “一起上。”人群中突然一声大喊响起。这个寂静院落,一下就变得嘈杂起来。向滚沸的潮水一般涌向少年。人就是这样,不能一个人站出来做英雄,就不妨混在人堆里做狗熊。
         然而,少年的身前却亮起一团银光。长剑出窍,叮当作响。他仿佛置身在湘江激流的船头,任你潮头汹涌,我自一剑破之。又化作矗立江心的礁石,任那些闪避不及的浪头,撞碎在自己身前,成了一朵朵血红的浪花。噴在少年的斗篷上。
良久。厮杀声没有任何征兆的听了下来,幸存的人们,喘着粗气,同少年保持着微妙的距离。
         少年单手持剑,环视四周,“咦,张老爷呢?”
         院子里人们这才发现,刚才站立在大厅门前的台阶上的张老爷竟然不见了。掌灯的下人,小厮们,也无影无踪。一同消失的还有那柄插在地上的铁鞭。
         少年并没有在意其他人的反应,一纵身跳上了,高高的灯杆,仿佛抬腿上了个台阶一样。然后从灯杆上一跃,掠向了大堂高高的屋脊,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。留下院子里的人面面相觑。这就是山上来的剑客吗?
         天太冷了,张老爷觉得自己的手一些抖,骑着马在雪地上飞奔,只要出了城就安全了吧。这就是山上来的剑客的吗,未免也太强了吧。下毒被识破,偷袭被反杀,还不近女色。这自己几十年拉拢的各路好手聚在一起,竟然挡不住他几个回合。
张老爷握紧了手中的缰绳,这么厉害的人,肯定不会把我这小人物当回事的,过了今夜就安全了,出了城就安全了。
路,尽头是云海,云海的深处,定有一轮明月。张老爷安慰着自己,心底不断涌出来,对留在贵州老家的田产,老宅的思念。后半生就此归隐江湖吧,真的是老了吗,张老爷觉得他那虚妄的野心在那院子里一团银光乍现瞬间,就已经放下了。这就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?佛祖保佑,如果今天能逃出生天,回头一定给您老人家塑个金身。
因为不够虔诚,也许跑得太慢。佛祖没有保佑张老爷,大雪遮天闭月,雪下红裳独立。
         在路的尽头,有个披着红披风的少年。倘若是个晴天,从这里已经能看到,张家口高耸的城门了,但现在只能看见个影子。穿过去,就能出城了。在张老爷的计划中,他已经打点过守夜人。今夜的城门,会为他留一条后路。
         但是,咫尺之遥,张老爷走不过去了。
         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赶尽杀绝?”张老爷愤怒着,瞪着少年。雪花落在睫毛上,闪着光。
         少年回答他的还是沉默。
         “为什么?吴家给了你什么好处?不就是一座长庆楼吗,我给的更多!你们这些山上的剑客,为什么要插手我们这些普通人的事情?你说你想要什么?我都可以给你。”张老爷坐在马背上嘶吼着。
         少年一步一步慢慢的走进,仍然不愿说话。
         “你说啊!你!你倒是说话啊。大不了,我把吴家的产业都还给吴家,我从此不再张家口出现。我求你放我一条生路行吗?”慌乱中张老爷咆哮着,“别人不知道我知道,我都查过,你的身份我没对任何人说过,你们武当不是历来以侠义著称嘛。你放我一条生路!”张老爷从马上跳下来,扔掉了他在庭院里捡起的铁鞭,“对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您也下不去手?莫七侠,求求您大人大量!”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“啪。”
         可惜换来的只是一记耳光。
         “首先,我姓宋。”
         “其次,收起你这一套,看着恶心。”
         张老爷睁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,“宋?”
         “最后,唉,”少年悠悠的叹了口气,“我并不是吴家找来的。刚才我真的犹豫了一下,今天晚上来之前,我问自己这么做,值不值,对不对。也问自己,如果不这么做,后果会是什么?”
张老爷瞪大了眼睛,盯着少年的嘴唇。
“可到现在,我也只有一半的答案,”少年皱着眉,“如果不这么做,要死的人就得是我了。”也许没有这位张老爷自作聪明的用几场刺杀,把他莫名其妙的卷入张吴两家的争斗里,他现在,应当还在这座初识的满是积雪的泥泞城市里,漫无头绪的闲逛着,少年如是想,却没有说。
“你!”张老爷仿佛看到,远处朦朦胧胧的城楼,在一场大战中颓然崩塌。张老爷跌坐在雪地上,雪很冷,他的脸色冻得铁青,全身上下都打着寒颤,他想烤烤火,但眼睛找不到一丝光。“那么我死之前,能不能提个小小要求。”
         “提。”
         “我知道你是山上的人物,我不是你的对手,能不能借长剑一用。”张老爷尽可能让自己显得镇定一些,精神一些。可雪花落在他头上,让他显得更老一些。
         “这个还是免了吧,我觉得明天早上,还是传出张老爷骑马赏雪,意外坠马的消息,对张家来说,面子上更好看点。”少年一掌轻挥,轻轻印向张老爷的胸口。忽然张老爷,抬起一只手,手上的镶金玉扳指上,镶金的纹理图案,变成了挺立的半指长短刃,竟然是一把缩小的软剑。半指长的锋刃,杀人够了。配合着玉质的扳指,翠的惊艳
少年有些惊慌连忙撤掌躲闪。意外的是,张老爷并没有后续的进攻。少年发现,张老爷翠绿扳指剑,扎进了自己的胸口。只有鲜血喷在少年红斗篷上。张老板用尽全力问,“你真的不是专门来帮吴家的?真的不是武当莫七侠?”
少年抬起手,认真的看着这个出气多,进气少将死的老人,把手轻轻按在老人的头上,缓缓地,轻柔的,就像是要抚下他不肯瞑目的双眼。然后张老板就真的闭上了双眼,彻底没了气息。少年突然一阵恶寒,十年后也许自己也是这个下场,死在这轻轻柔柔的武当绵掌之下,想想就止不住感到冷。
他解下斗篷,在风雪中一抖,飘飘然盖落在张老爷的身上,仿佛落雪一样温柔。
         “真不是,刚才说过了,首先,我姓宋。我来张家口只是想要等一个人。”

感兴趣的欢迎阅读,评论
小说连载链接:http://www.unionread.vip/module/ ... tid=14&nid=9900





【武侠.中国】铁血丹心论坛(大武侠):致力于推广和发展武侠文化,让我们一起努力,做全球最大的武侠社区。
可能是目前为止最好的金庸群侠传MOD游戏交流论坛,各种经典武侠游戏等你来玩,各种开源制作工具等你来实现你的游戏开发之梦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7-2 11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因为站点搬迁,欢迎大家前往息壤中文网(原联合阅读因被抢注被迫改名)链接如下:https://www.xrzww.com/module/novel/info.php?tid=14&nid=9900
[发帖际遇]: shenxianfanren 告诉瑛姑是裘千仞杀害了她的儿子,被裘千仞知悉后追杀,僅以身免,失去5 银两。 幸运榜 / 衰神榜
【武侠.中国】铁血丹心论坛(大武侠):致力于推广和发展武侠文化,让我们一起努力,做全球最大的武侠社区。
可能是目前为止最好的金庸群侠传MOD游戏交流论坛,各种经典武侠游戏等你来玩,各种开源制作工具等你来实现你的游戏开发之梦。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铁血丹心

GMT+8, 2020-10-23 04:01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